注册

“爱鸟教授”孟德荣:19年呵护1800余只鸟儿重返蓝天


来源:燕赵都市报

原标题:“爱鸟教授”孟德荣:19年呵护1800余只鸟儿重返蓝天作为一名大学生物教授,孟德荣没有仅仅将论文写在书本上、实验室里,更通过一行行踩在乡间,踩在湿地、海滨的脚印,写出了

原标题:“爱鸟教授”孟德荣:19年呵护1800余只鸟儿重返蓝天

孟德荣救助的鸟儿。

孟德荣为鸟儿喂食。

作为一名大学生物教授,孟德荣没有仅仅将论文写在书本上、实验室里,更通过一行行踩在乡间,踩在湿地、海滨的脚印,写出了一篇篇厚实的“文章”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还投身野生动物保护,尤其是鸟类救助的行动当中,成为沧州鸟类保护最重要的一张“名片”。与经他救助重返蓝天的1800余只重点保护鸟类比起来,他更大的成果是唤醒了当地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,“孟老师”几乎成为人们在发现受伤鸟类、受伤野生动物时联系的“第一选项”。

孟德荣,19年时光写满付出与坚持,也收获着温情与力量。

回放

“生命之美”令人震撼

多次跟随孟德荣去进行鸟类调查或救鸟,有一个画面深深地印在记者的脑海里。

那次去南大港湿地进行鸟类调查,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孟德荣,一边用望远镜观测,一边不停地发出赞叹声:“漂亮!漂亮!真漂亮……”

“究竟哪里漂亮?”

听到记者这么问,孟德荣将望远镜“让”出来,他说,每只鸟都有属于它们各自的“漂亮”,你看你正看的这只,那颈间的羽毛,还有它带着点“傲气”的踱步,还有那微微一抬的头、四处威严巡视的眼神……像不像一个君王?

是的,在孟德荣眼里,每只鸟儿都有属于它们的美。外表、体态、颜色、起飞的姿态,还有眼睛。孟德荣说,这些野生鸟类的眼睛里有一种亮光,能让你感觉到一种生命的大美……

坐着公交车去湿地

孟德荣,55岁,沧州师范学院生命科学学院教授。在沧州,人们习惯称呼他“孟老师”。他还有着另外一个“名号”——“爱鸟教授”。

孟德荣是在2000年时跟鸟类保护打上交道的。那一年,一个关于海兴湿地鸟类调查的项目落在孟德荣的肩上。在一个周末,他坐公交车首次来到海兴湿地。至今说起,他仍旧记得那种震撼:芦苇绿油油,绿意驳杂。在水面上,他见到了从来没见过的那么多鸟。黑白分明、嘴尖尖、腿高高的,是长脚鹬,看上去那么优美;鹤则是透着一股高贵、闲适之气。特别是当大群的鸟儿腾空而起时,那画面令他久久无法平静。从那时起,他爱上了鸟儿,足迹渐渐遍布海兴湿地、南大港湿地以及沧州东部沿海区域。

刚开始搞野外调查时,孟德荣都是坐公交车,到站后再靠双腿走,一走就是一天。后来花70元买了一辆自行车,放在海边的一所学校里。再后来,提前找辆“三马子”,让人家去海边接。但每次他都是布网完毕就守在原地,等晚上十一二点做完环志再让人家来接。这样可以只接一趟,少花钱。有时,他甚至就住在野外废弃的屋子里,没门没窗,阴雨天屋内没一寸干的地方。所以现在孟德荣很知足,因为现在有了一辆“长城”越野车,晚上也可以住旅馆了。

成立野生动物救护中心

除了鸟类观测与调查,环志也是孟德荣重要的一项工作。环志是研究鸟类迁徙规律的重要手段。这些年,孟德荣为近两万只鸟儿做过环志。他还回收过多个国家和地区研究者给鸟儿做的环志,他做的环志也被国外的研究者们回收过。

孟德荣在日常的科研、野外调查之外,又给自己加了一项任务:救助生病或受伤的鸟儿。救助的第一只鸟是从黄骅救来的大鵟。当时没有专门的救护中心,就在实验室里展开救助。

2003年,孟德荣通过多方奔走和努力,在沧州师范学院的大力支持下,建立了沧州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。从此,他将自己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全投了上去。经费少得可怜,除了几年前沧州市政府给过一笔资助以外,这个野生救护中心主要的经费来源是孟德荣获得的好几个“重量级”环保奖的奖金;还有一所学校和一家幼儿园,多次组织学生义卖筹款;再就是孟德荣拿自己的工资往里面搭了。自己买车,油费、高速公路通行费自己掏,连办公室里的空调和冰柜,都是他花自己的钱买的。也缺人手,好在平时有学生给打打下手,一到放假,孟德荣就只能让女儿来救护中心做助手了。

可就是凭着这样的条件,至今,孟德荣已成功救治了1800多只国家、省级重点保护鸟类,其中不乏丹顶鹤、大鸨、金雕等珍稀濒危鸟类。

唤起更多人的

“爱鸟护鸟”意识

孟德荣救护鸟儿没有节假日。有一年大年三十,他接到沧县一位村民的电话,说发现了一只鸟需要救助,急忙赶了过去。大年初三,他又出发了,这次跑得更远,在保定易县……也正因为在鸟类调查和野生动物救护方面十几年的付出,孟德荣被原国家林业局授予“野生动物保护先进个人”等荣誉,还获得了一些国际奖项。

19年的坚持,特别是通过媒体的传播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,懂得了对生命的敬畏。面对一只落难的鸟儿,能够第一时间想着如何去帮助它,而最好的选择就是“找孟老师”。曾经有一次,孟德荣去任丘救助鸟儿,当他赶过去时,一位老太太正紧紧守在鸟儿旁边;还有一次在海兴,一只受伤的灰鹤被抱到炕上来养。这些画面一直温暖着孟德荣。

孟德荣也组织了多次鸟类放飞活动。尤其是好多孩子参加,亲眼看着一只只曾经受伤的鸟儿重返蓝天。他还一次次到基层宣传爱鸟护鸟的知识,为的,也是将对鸟类,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植入更多人的心中。

回访

孟老师依旧“在路上”

11月30日中午,孟德荣没吃午饭。据他说是因为“早上吃得晚”。

在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里,“客人”们仍旧有不少。警方送来的孔雀、火鸡、猴子,救护中心“收留”救助的游隼、雕鸮、短耳鸮、秃鹫,甚至还有不知怎么“流落”沧州的大鲵……

有一个专门的复壮棚里,有三只大鸨、一只东方白鹳。它们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“跟熊猫一个级别”。

喂食、配营养液、灌流食、指导标本制作……孟德荣一刻不得闲。当天下午,他还要继续出发,开着他那辆沾满了泥土的“长城”,要沿沧县望海寺,黄骅朱里口、九女河、官庄、吕桥、齐家务一带的农田,去进行鸟类调查,这次,重点是观测大鸨。孟德荣说,2019年,他申报了沧州沿海湿地鸟类监测救护与公众教育项目,得到了阿拉善SEE基金会“任鸟飞”公益项目的支持,有了资金上的扶持。这让他更安心、更全心地投入到了手头的工作当中。

当天晚上,孟德荣一共观测到48只大鸨。12月1日,他还要像这些年来所做的那样,继续出发,继续“在路上”。

[责任编辑:李童]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热点关注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